他隐瞒显赫家世,25岁从秘书崛起一步步登上顶峰,被奉作一代传奇
2022-05-10 14:20:06
125万

双龙山下十里八村的乡亲们,这几天正在议论一件事,住在见龙寺里那个人称老神仙的孙子柳树生考上了燕京大学,听说还是一个高考状元。

 

出了一个高考状元,这在上世纪的80年代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。

 

此事惊动了双山县的父母官,县长听说后也亲自上门慰问,并送来200元钱以示祝贺。

 

山里民风纯朴,上门祝贺的络绎不绝,小小双龙寺一时热闹非凡。

 

双龙寺中有一老神仙,那老神仙面如婴儿白髯垂胸,白眉过耳无人知其真实年龄。

 

村里老人讲他小时候见过老神仙就是那个样子,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他还是原来那个样子,耳聪目明,走起山路健步如飞,一点没变。

 

老神仙无欲无求与人和善,医术精湛,一把草药活人无数,行医时从不收人钱财。

 

其孙柳树生是在他山中采药时从一棵柳树的树叉上救下来的,也不知姓氏名谁父母何人。

 

既然是从柳树上所得,那就叫他柳树生吧。

 

但至今老神仙也想不明白,一个不满周岁小儿是如何到那么高的树上的?

 

夜幕降临,前来道贺的众乡亲一一散去,老神仙对正在后院里劈柴的柳树生说道:“孩子,不要劈了,你明天就要走了,歇一歇吧。”

 

柳树生看到爷爷白白的须髯,一股酸楚涌到心头:“爷爷,我不想去上学了。您年纪大了,我要在家侍奉您。”

 

老神仙呵呵大笑:“怎么,你看爷爷老的不能动了么。告诉你傻小子,爷爷还要看着你抱孙子呢,你进屋里,爷爷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

说着进到屋里,飞身从房梁上取下一个小木箱来,取出一本薄薄小册子。

 

老神仙深情的注视着柳树生说道:“孩子,自从我把你从柳树上抱回来,至今已有十六年了。你现在已经长大了,有些话也要告诉你了。”

 

“你知道为啥从你五岁的时候,我除了叫你习武学文之外,每天早上还要叫你练那种奇怪的内功吗?”

 

“孙儿愚钝,请爷爷明示。”

 

老神仙喝了一口茶后,慢慢的说道:“就是为了给你开天眼。”

 

“开天眼?”

 

“对,开天眼!孩子,你有异像在你的脚上,你的左脚心有四颗红痣,右脚心有三颗红痣。此为脚踏七星,贵不可言,将来必定出将为相,位极人臣。你人心宅厚心底善良,将来走入仕途必是一个好官,可造福百姓。然而仕途险恶难免受小人所害,不可不防,所以我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用药材给你培元固本,教你修炼内功,就是为了给你开天眼,现在你已有所成就,只差最后一关,即可达成所求。”

 

老神仙说完坐在一边的椅子上,一脸严肃的对柳树生说:“树儿过来,听爷爷讲话。你刚才已经看到了,我们这个门派就叫兴龙派,开派老祖乃黄石老人,至今已有一千多年,爷爷是第六代传人,今年已120岁了。我们兴龙派的主要宗旨就是为华夏兴旺而遍寻英才,授以治国济世之技能,令其踏入仕途造福黎民。现如今华夏已出中兴之象,正好是你辈出力之时。这十几年来,我每天督促你练武习文,用药材给你伐毛洗髓就是想早日使你成为栋梁之才。”

 

柳树生这才恍然大悟,但又有一点不明,就问道:“爷爷我现在已经知道了,但为什么选择了我?”

 

“兴龙派选人是从三个方面进行,就是天、地、人。天是指人的先天所拥有的体质骨骼,地是指人的心底,人是指人的心智是否值得后天的培养。通过十几年对你的观察及培养,以及我开天眼所看到的,我认为你是一个最适合的人。你现在武已有成就,缺乏的只是历练,现在华夏已出中兴之象,也不需要你去战场厮杀,以你现在的武功放眼天下,已无几人能敌,自保有余。至于你的心智,实属上佳,天资聪慧,过目不忘,从你这次的大考来看,理科全国第一,这在过去也是一个状元郎。爷爷现在最担心的是你太过善良忠厚,你今后要在仕途上有所作为,善良忠厚是好,但要注意一个度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人能成事也能败事,要学会识人、用人、御人。以你这十几年的所学,今后只要多经历练就可以了。但为了使你今后仕途更顺利一些,有时必须开天眼去认清人、物和势,爷爷今天就和你讲一讲天眼洞开之法。”

 

老神仙将开天眼的来历及作用一一对柳树生讲明以后,将一本小册子交给他后说:“你开天眼的功力已成,只有最后一关未破,你可于九九重阳夜子时,寻一僻静之处,事先贮备好三片柳树叶,一杯无根水,打开小册子后照法联系。待印堂之处疼痛欲裂之时,将三片柳叶蘸无根水贴上即可大功告成。”

 

老神仙说着将小册子郑重交给爱孙,又嘱咐道:“除非有特大事不可决断时,天眼不可常开,每开一次需有三个时辰的功力或百花蜜酒补充。我已将百花蜜酒替你备好,此酒可治百病,其酿制及治病之法书上也有。所用材料我已给你备好了,足够你一生所用。你此次到京城读书,可与家人相聚,到时自可认祖归宗。我俗事已了,你走后我也要云游四海去了。”

 

听到这里柳树生泪流满面的说道:“爷爷,那我就永远见不到你了吗?”

 

“我在你十二岁时已开天眼看过,你有五十年仕途可走,前途远大。但是你风流债太多,应好自为之,大丈夫多几个妻妾也是英雄所为,但不能始乱终弃。你致仕之日我们自可相见。”

 

老神仙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柳树生又说道:“但是世事难料,如你祸国殃民做出天怒人怨之事,虽万里我必将取你性命。”

 

说到此老神仙已是声色厉俱。

 

柳树生以头顿地的说道:“孙儿不敢,如走上仕途,必定不负爷爷之托,不负万民所望,忠心为国。”

 

“好了,所需之物我已替你准备齐全,早点歇息去吧,明天去镇上学校向你恩师告别。爷爷最后送你四句话:遇穆则兴、遇钟则妻、遇曹则助、遇西则除。谨记!”

 

第二章

第二天一早,柳树生早早起床给爷爷做了早餐,祖孙俩默默吃完,直到分手的时刻到了。

 

柳树生重重的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,最后依依不舍的离开。

 

去镇上的十几里山路转瞬即到,柳树生来到在这里学习了六年时间的双龙镇中学。

 

早已得到消息的同学老师、校领导、镇长、县教育局张局长等,都在学校等候。

 

听到全国理科状元到了,一起迎了出来,纷纷握手致贺。

 

柳树生落落大方,不卑不亢应答得当,给众人留下极好印象。

 

当披红挂彩的柳树生被老师引到主席台就坐时,惹得台下众学生一片羡慕崇拜的目光。

 

接着众领导一一讲话,无非是出了一个高考状元给县、镇、校增光,希望众学生学习之类。

 

仪式结束后县教育局张局长拿出一个红包交给柳树生说:“县委书记因去地区开会,不能亲自前来祝贺,特派我来代表他,并嘱咐一定用他的专车送你去火车站。”

 

柳树生首先谢了书记的关心,但婉拒了红包:“张局长,昨天李县长已经给过了,上学的钱爷爷已经给我准备好了,请你替我谢谢书记。”

 

张局长一听县长已提前来过,也没和书记打个招呼,心中一阵不爽,说道:“树生同学,县长是县长的,书记是书记的,党是领导一切的吗!另外这是书记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,你到了学校有什么困难,就和书记联系,书记说他会尽全力帮你的。”

 

说着,将红包硬塞到柳树生的口袋里,众多老师也纷纷劝说收下。

 

柳树生此时也听出局长的话外音了,再推辞就有点矫情了,爽快收下红包后对张局长说:“我会牢记书记的情谊,今后如有成就,必定报答。”

 

张局长听后大喜,他作为书记跟前的红人对书记的心思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

全国高考状元,特别又是老神仙一手调教出来的人,能错得了吗,今后此子必定飞黄腾达,用这点小钱去押一个大宝,真是太值了。

 

与众人一一告别,来到了校门口,柳树生又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。

 

面对学校和众老师扑通跪下磕了三个头,把众人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

只听柳树生朗声说道:“天地君亲师,自古人人敬之,树生今生永不敢忘,谢谢老师,谢谢母校。”

 

说完留下一众呆立的老师坐上县委书记的专车疾驰而去。

 

事过多少年,当年那些在场的双龙镇中学的同学和健在的老师,每当电视屏幕上出现当事人的身影时,便会指着他对自己的儿孙们说起当年的往事,唏嘘不止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 

十几小时的车程,第二天上午九时火车到了华夏京城,一宿未睡的柳树生依然神采熠熠,提起行李大步走出了车站。

 

柳树生一眼便看到京城那宽阔的广场,高耸的大楼,如潮的人流。

 

那种贯如长虹的磅礴大气迎面扑来,柳树生心中一股豪气油然而生,在心中大喊:京城,我来了!燕京大学,我来了!

 

燕京大学的接站车就停在广场对面,一幅横幅十分醒目。

 

柳树生走了过去,对一个正在帮同学上车的女同学说道:“请问这位女同志,这车是去燕京大学的吗?”

 

那位女同学转过身仰杨着脸问:“你是问我吗?咯咯咯……你可真逗,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叫我女同志,可笑死我了,咯咯咯……”

 

柳树生用手抓了抓脑袋,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们那里都是这样叫的。”

 

一旁一个满脸疙瘩豆,打扮的不伦不类的年轻人接口道:“你那里是乡下,我们这里是京城,知道不,乡巴佬!”

 

本来柳树生就很尴尬,听到这个人叫他乡巴佬,也就随口答道:“我是从农村来得不假,但京城是全国人民的首都,也不是谁家的。农村人城市人都是国家公民,人格上是平等的,你不应该骂我是乡巴佬。”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,有理有据。

 

刚才说话的那个女孩此时也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下柳树生,只见柳树生上身穿一件深蓝色中山装,下身穿一条灰色裤子。

 

一张四方脸庞,剑眉下镶嵌一双星目,挺直的鼻梁下嘴巴紧闭,不怒自威,一米八的个子简直就是玉树临风。

 

仔细端详却又似曾相识,不由得芳心一阵乱跳,顿时脸若桃花。

 

心想:这个人简直太帅了!要是我能找这样一个男朋友该有多好啊!

 

小姑娘正在春心乱动,旁边的那位不高兴了,心想: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她都对我不理不睬的,怎么今天一见你就对上光了呢?不行,今天一定要收拾一下这个乡巴佬,让他知道一下厉害,就凭我这个京城军区副参谋长的公子,咱怕过谁?

 

“唉唉那谁,我说你一乡巴佬那是客气了,你丫的是不是找抽啊!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啊你。”

 

那个小姑娘一听顿时大怒,杏眼一瞪说道:“孙仲仁,你不要欺负人,大家都是同学,不要做的太过分了。还有你说谁是癞蛤蟆,谁是天鹅啊?你今天不说清楚我明天就去找你老爸说理去。”

 

孙仲仁一听,感到这事坏了,这小姑奶奶没理还要找三分,真要是说不清楚,让她找到老爸,准关自己三天禁闭。

 

谁叫人家老爹是高层委员,爷爷又是那位呢。想到这里忙说:“穆彤,这和你没关系,我就是看这乡巴佬生气!”

 

“你敢说没关系,你还骂了我呢!”

 

“我没骂你!”

 

“骂了!你就是骂了。”俩人一句一对的吵了起来,倒把柳树生这个当事人晾在一边了。

 

这时又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提着行李走了过来,柳树生忙劝道:“实在对不起,让你们为了我吵架,现在有人过来了,大家就别吵了,这样影响不好。”

 

“嘁,别自作多情了,谁为了你吵架!”穆彤扭过头来对柳树生撇了撇嘴,那模样可爱极了。

 

柳树生只见此女一米七的个子,亭亭玉立凹凸有致,长发披肩,眉不画而黛,唇不抹而红,挺直鼻梁丹凤眼。

 

柳树生不由心中一动,一股亲切之感油然而生,一时也就看呆了。

 

以防后续精彩内容丢失 【手机微信扫一扫】 继续读全篇~高潮不断
阅读   100000+      68932
精选留言
赵天
关注公众号后,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,很方便!
10小时前
马上有钱
真的太好看了,跌宕起伏,有意思!
6小时前
成都市观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